您的位置: 安国信息网 > 美食

台湾单身寄生族生态调查

发布时间:2019-11-09 18:21:53

台湾“单身寄生族”生态调查

台湾有将近六十八万的“单身寄生族”人口,占成年未婚男女约三分之一的比例,这个社会现象,隐藏着怎样的社会问题? 台湾《30杂志》为此做了一项台湾“单身寄生族”生态调查。

“单身寄生族”名词的由来:1997年,日本着名社会学者山田昌弘,撰文发表他对当时日本社会历经泡沫经济之后的现象观察,指出日本有愈来愈多的成年子女依然与父母同住,不但省下房租与生活费用,还可以享受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基本上都有固定的工作,但是收入大部分却花在购买奢侈品的消费性物质上,却很少用来置产或是支援家中经济。山田昌弘颇为负面地,将这群人定义为“单身寄生族”。

台湾有三成“单身寄生族”

据杂志报道指出,十年后,彷彿步上日本社会的后尘,台湾“单身寄生族”的社会现象,近来也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30杂誌》民调中心今年6月首度进行的台湾“单身寄生族”调查发现,台湾25岁到39岁的单身族中,有八成与父母同住,其中有三成住在家里的单身族未曾提供家中经济补助。

根据台“内政部户政司”在2005年所做的调查数字显示,台湾25岁到39岁的未婚人口约为两百四十万人,而台湾的“单身寄生族”人口约有六十八万人。由于这是岛内首度的调查,无法显现数据的消长,但从社会趋势判断,台湾“单身寄生族”这几年应该也是呈现增长的趋势。

在社会的传统观念里,年纪介于25岁到35岁之间的年轻人,理应是逐渐迈入“三十而立”的阶段,但“单身寄生族”不减反增,背后隐藏的社会意义值得进一步深究。

“单身寄生族”的出现是因为不景气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的调查,日本“单身寄生族”从1976年开始增加,到了1995年已经有一千万人,2004年更高达到一千两百万人以上。而且,目前年龄介於20岁到34岁之间的日本单身族群中,有六成以上的男性与八成以上的女性住在家中,其中85%的人并未支援家中经济,他们多半把收入花在旅游、名牌享受等消耗性的花费上。

报道指出,“单身寄生族”的出现,是因为社会高龄化的缘故。 山田昌弘分析日本“单身寄生族”,将此一现象归因於日本平均寿命的延长,例如1996年日本男性的平均寿命是77.1岁,女性是83.6岁,这些长寿的父母不仅身体健康而且劳动力依然旺盛,可以长期提供子女在经济与生活上的优质环境。

其二是,日本晚婚化与未婚化的倾向逐渐明显,成年男女寧愿继续住在家中当子女而不愿意另组家庭,付出更多。

第三,其实也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那就是这群“单身寄生族”过去是在日本泡沫经济巔峰时期的优渥环境中长大,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后,失业率增高,收入也下降,优渥环境不再,为了保持以往的生活水準,所以选择与父母同住,以节省开支。

着名的社会观察学者、东吴大学社会学系专任助理教授刘维公指出,日本社会把经济不景气的原罪怪罪於单身族,是一件对单身者相当不公平的事。不景气的主因,还是因为日本经济基础一直以来都是建立在不动产上,一旦年轻的一代开始把收入花在奢侈品上而非置产上时,对於日本经济自然大有影响。但是讽刺的是,日本年轻人不愿置產的原因又出在经济萧条,他们根本无力购屋。

“所以日本应该检讨的,是经济不理性的原因,而不是用科学的数据来污名化单身生活的方式。”刘维公说,倒不是说单身者对社会经济冲击不大,事实上这个冲击是相当明显的,但是社会自也有它因应的一套方式,例如不动产商人开始把生意转到单身者身上,以台湾不动产贩卖情形来看,最热卖的產品就是豪宅与小套房,显见单身商机的形成。

其实全世界都一样

此外,这种现象也不是只在东方社会形成,政治大学企管系教授别莲蒂指出,目前全世界都开始有这种潮流显现,例如向来鼓励子女18岁以后就应该搬出家裡独立的美国父母,也开始接受愈来愈多成年子女居住在家中,最近正在上映的一部电影《赖家王老五》,正是探讨“单身寄生族”的现状。

至于英国也有研究发现,成年子女住在家中并倚赖家裡经济的现象,已经更甚于以往,这是因为现在年轻人不但工作起步晚,而且不时中断工作去各地旅行,并频繁转换工作跑道,对于婚姻也不再抱持天长地久的浪漫幻想,宁愿晚婚。

大陆经济起飞后,都市地区也开始产生单身寄生族增加的现象,但是每个社会看待单身寄生族的眼光又不一样,别莲蒂就指出,意大利成年子女未婚前住在家裡,一直是很正常的事。

台湾现象怎麼看?

那么台湾“单身寄生族”的特色又是什麼?报道说,无论是日本或是台湾,父母视成年子女住在家里为理所当然的事,在父母的眼中,他们并不认为非得要成年子女搬出去才叫做独立,除非找到对象另组家庭,否则父母还是很欢迎子女在家中,一来中国人喜欢家庭热闹,二来可以继续保护子女。

中国人甚至还有一句话可以为单身寄生族辩护,那就是“父母在,不远游”。特别是现在受到少子化社会的影响,许多家庭人口单薄,相较于过去大家庭动辄数位子女,部分子女必须搬出去,现在成年子女留在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怕无人照料年迈的父母。

此外,现代父母不再保守而采开明态度对待子女,子女在家中受到的束缚变少,也是留住他们的原因。

报道也分析说,“单身寄生族”的增加毕竟还是与经济脱不了关系,经济因素影响最大。以《30杂志》民调中心数据来看,愈偏远的地方单身寄生族愈多,而且愈往南,子女愈希望父母照顾到更晚的年龄阶段,因为工作不好找,收入不佳的缘故。另外,在储蓄上,住在家中的单身者也普遍较不会省钱,有三成的人在娱乐费上的花用高於储蓄费,甚至没有储蓄的习惯,这或许又说明了目前卡奴形成的原因之一。

社会迟早要正视

刘维公认为,过去社会的冲突通常都是穷与富的战争,但是未来社会的冲突其实就是新旧世代交替,价值观与生活方式的选择都与过去有很大的不同。与其探究“单身寄生族”的现状,既然单身人口增加已成事实,还不如认真去思考为什麼我们的社会结构总是落在时代脉动之后。事实上,单身族群也有相当多元化的生活型态,我们的社会应该朝如何为单身者建构更好的优质生活迈进,而不是力阻这股挡也挡不了的单身潮流。

报道最后指出,事实上,单身不是问题,“单身寄生族”也不是问题,真正有问题的根源在於社会总是以商业机制来告诉单身族群如何过生活,或是不应该这样过生活的理由,当一切都过度商品化时,单身对这个社会来说当然就变成了问题。

“还不如问问这个社会大环境提供了什么给单身族,毕竟,再过二十年以后,大家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只是我们的社会还不习惯与单身相处而已。”刘维公语重心长地说。 (千寻虹)

租房准备
民生法规
欧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