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国信息网 > 时尚

追寻哪些渐行渐远嘚传统行业之印章雕刻

发布时间:2019-11-28 10:16:27

朱献忠正在专注地进行雕刻。

一米来高的摊子后,能工巧匠拿着精致的小刀,在方寸大小的平面上滑动,完成后沾上朱砂红,在白纸上落下一小枚印迹

手刻印章,相信不少人儿时的记忆里,都会有这么一段指尖上的魔法表演。随着时代的变迁,记忆中路边的印章摊早已不在,使用印章取款、签协议的人也渐少,拥有这门老手艺的桂林人更是凤毛麟角。

30年练就行云流水

一把刻刀,一把戳子,一个固定章子的木架,小书桌上简简单单的几样物品,就是46岁的朱献忠刻章的全部道具。

白炽灯下,朱献忠一手紧紧握住石章,一手捏住刻刀,小小的粉末不时溅起,刀尖在石章上流畅而稳健地滑动。大概半个小时的工夫,一枚上善若水字样的青田石石章诞生。

看起来可能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朱献忠说。好奇地拿起刻刀在石头上一试身手,结果发现力道极难掌握。用力轻了刻不出痕迹,力道重了容易跑偏。隔行如隔山,小小刻刀在手上就是不听使唤,刀尖一碰到石头就让人心里忐忑不安,生怕刻坏了石头还伤了自己的手。

这个功夫没有几年学不来的。我们这行光是当学徒就要当三年,我已经刻了几十年了。朱献忠笑着说,刻章的训练只能用两个字形容:枯燥。一块石料刻了磨平、磨平了又刻,每年光练习就要消耗几百块石头,铁刻刀也在日积月累中一把把磨损。

多年接触刻章,还让朱献忠练出了火眼金睛。寿山石、青田石、巴林石、冻石、青海石、鸡血石等各种石材,他一眼就能分辨,各种石材的软硬程度他也是了如指掌。此外,朱献忠还有一个本事:反着写字。刻章之前,要先在章面上把字体反着写出来,再用刀刻。久而久之就能反着写字了。以前一些师傅们更厉害,行书、草书都能轻松地反着写。

从1985年开始,朱献忠被分配到市艺术装饰公司工艺雕刻厂工作。他还记得,当时厂里的手工刻章师傅有20多号人,30年来这行的人逐年减少。今年2月,厂里的老厂长退休之后,公司里还会手工雕刻印章的就只剩下朱献忠一人。

篆刻技艺难寻后亾

今年43岁的程开涛不是职业刻章人,但是印章雕刻是他从小到大最热衷的兴趣。

程开涛成长在墨香家庭,从小接触绘画和印章雕刻。后来为阳太阳等大师刻过章,是圈内小有名气的篆刻人。

程开涛说,自己从七八岁的时候就初次接触到篆刻,中国着名书画篆刻艺术家李骆公是他的启蒙老师。小时候对刻章很好奇,真正接触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迷上了印章雕刻,一晃就过了30多年。

在程开涛眼里,刻章确实是一件很磨人的活,一刀出错,全盘皆输,就要磨掉重新开始。现在很多人过于浮躁,静不下心来做这样的事。也正是因此,程开涛从刻章中获得了极大成就感。

每一枚刻章,程开涛都当做艺术品来欣赏。一枚章别看只有几个字,笔画有深有浅、有疏有密,构图还要呈现出美感,没有时间的积累,难以熟练掌握刀法,更谈不上达到艺术造诣。程开涛说,为了练习,磨平了多少块石章已经数不清,他曾经多次刻伤手指,直到现在手上还有疤痕。

从刻章中感受乐趣,让刻了三十多年章的程开涛从来没有疲倦,而是越来越爱。他只要拿上一枚章子开始动刀,中途就停不下来,一定要一气呵成刻完才过瘾。他说,尤其是沾上红泥印在纸上的时候,是雕刻者最期待最激动的时刻。

但是,程开涛在这行里感觉相当孤独,难觅知音,曾经有人一时兴起说要跟我学篆刻,但是后面都不了了之。我现在是很想教别人,把这个技艺传承下去,但是找不到人教。

其实,市艺术装饰公司工艺雕刻厂的朱献忠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不像其他一些行当,学了一阵子可能就能上手。雕刻这行基本功必须扎实,学习书法、磨练刀法,几年的工夫几乎看不到什么成果。这些年有人找过我想学,但是感觉他们都没有耐心,最短学几天就放弃了,没有一个坚持下来的。

传承技艺桂林有优势

印章,在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最早可追溯到周朝。

退休市民旷先生说,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时候章还比较常见,比如工厂里发工资,不少人会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章来盖个印,当做是签名。

以前用章的人多,是因为有些人不会写字,也因为以前不像现在有身份证,过去印章就是一个人的身份证明。朱献忠说,随着时代的发展,用印章的人少了,除了一些公章之外,很多人没有属于自己的私章。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机器雕刻印章出现之后手工雕刻印章渐渐被取代,会这门手艺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了。

电脑刻的印章容易仿冒,手工刻出来的印章,绝对每一样都是孤品,甚至那枚章出自谁的手,我们刻章行内的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中国文化的一绝。朱献忠说。

印章雕刻技艺如何传承?程开涛认为,技艺的传承需要氛围。比如,同样是国粹的中国国画,目前学习的孩子很多,因为传承的环境比较好;而印章雕刻可供学习的渠道很少,孩子们对于印章雕刻也知之甚少,传承的环境很不理想。

其实在学习印章雕刻方面,桂林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桂林有丰富的摩崖石刻古迹,又有大量练习雕刻的滑石,应该可以成为中国印章雕刻艺术传人的孵化基地。程开涛说,印章雕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他一定会努力让这项技艺传承下去,也希望印章雕刻能得到更多人的关注,通过大家的力量改变后继无人的尴尬境地。

秦宇华 文/摄

人物
亲子乐园
西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