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安国信息网 > 星座

期盼输血却被抽血

发布时间:2019-11-30 13:20:03

期盼“输血”,却被“抽血”

融资难、融资贵让部分中小企业在夹缝中生存

之前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企业贷款利率一般是在基准利率上浮30%,也就是7.8%,这个融资成本企业可以承受。但实际上民营企业的融资成本一般在20%以上,有的甚至更多。近日,一位民营企业家向痛陈银行融资潜规则层层拉高融资成本,中小企业只能在夹缝中艰难求生,有的企业不得不向民间资本市场高息融资。

贷款搭售保险 民企老板一年保险费数百万

现在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一般在20%以上,有的甚至更多,大多数成本是在中间环节被消耗了。广西一家汽车零部件企业总经理刘钢(化名)向透露。

业内人士透露,银行为了维持存贷比平衡,企业取得贷款后,一般需要将50%的款转为银行存款,但企业需要照付利息。这50%的款项,银行会以承兑汇票形式开出,这实际是银行增加资金流动性的白条,但一年下来贷款方将增加6%至8%的成本。了解到,以贷转存,虽然被禁止了,但目前仍以潜规则方式广泛存在。

企业以土地、厂房为抵押物向银行贷款,银行一般只能以评估价值的30%至50%放款。而如果有担保公司出担保函,就可以让银行将贷款额做到评估价值的80%。政府性的担保公司担保费一般是贷款额的4%,民营融资担保公司收费则更高,担保公司一般还要求贷款企业存入15%左右的保证金。

一个民企业老板给算了一笔账:一个评估值1000万的抵押物,即便通过担保公司也只能贷款800万,除去存给担保公司15%的保证金,可用资金只剩下640万。

银行还经营有一些理财、保险等金融衍品,放贷时会搭车销售,例如银行发放一年期1000万的贷款,就会要求企业老板买15万的人身意外保险;如果企业老板出事了,银行就会受益这1000万。刘钢表示,自己一年仅保险费就要花300万。对于银行增加收费的伎俩,因为企业处于弱势,根本就没有发言权,只能委曲求全,接受银行的种种要求。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此前召开的中国开放新阶段高峰论坛表示,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高达20%,甚至更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刘俏告诉,很多企业的融资成本在25%以上。

8000万资金过次桥,折损600万

过一次桥,伤筋动骨一百天。刘钢表示,为贷款过桥,实体企业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向小贷公司、民间资本市场高息借款,以还银行尾账继而再次从银行贷款。

业内人士告诉,目前我国银行贷款实行的是还旧贷新,也就是企业要将原来借款还清之后,才能再贷新款。不少企业老板表示,一期贷款到期后,企业要将原来借款全部还清后才能续贷新款,如此大还大借不利于维持企业正常运转;而如果贷款到期、企业又没有足够现金还贷,就必须求助贷款公司借钱过桥。

刘钢告诉,以目前广西为例,向小额贷款公司借款过桥,一般以一周为一期,一期为2分利,两期4分利,三期6分利;而从还银行上一期的贷款到银行下一期贷款放出来,一般需要3周以上,1000万的资金经过这一过桥,60万就进了小额贷款公司。

过桥还款是一种在中小企业中比较普遍的现象,我们公司去年因过桥损失不少。浙江一家从事生态保护的企业负责人说,可是为了让企业有更好的信用评级,再高的利率企业也不得不为之。

据银监会与央行的《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指导意见》规定,小额贷款公司不能吸收存款,但允许向不超过2个商业银行同业拆借不超过注册资本额度50%的资金。知情人士说,这一政策助长了小额贷款与银行的勾结,一边是银行延迟放款速度,一边是小贷公司收取高额利息。一个资金过桥过程,实体企业相当于被银行和小贷公司做了两次庄。

广西一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告诉:上半年我有8000万的资金过桥,花费了600万,这些钱跑到小贷公司去了。实体经济的钱全部被抽到这些小贷公司去了,他们抽走的都是实体企业的血液。

了解到,相当部分小企业由于抵押物等欠缺,银行借款无门只能在民间融资。我做工程承包的,除了住房以及塔吊、推土机等机器设备,根本没有抵押物,银行也看不上我们这种企业。做工程需要垫资时,只能向朋友借,刚开始借得少时月息两分还行,现在有时候三分、四分都难借到了。一名企业家说。

专家:超过90%的中小企业无法在银行融资

根据测算,一般企业投资收益率都低于20%,与民间借款的利率已经接近,而这一高融资成本势必让企业难以为继。刘俏说,梳理可以发现,当前跑路的企业老板几乎都涉及民间高息融资,也从一个方面折射出当前中小企业融资困境。

柳州正菱集团实际控制人廖荣纳今年年初逃往境外后被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涉及民间债务超过30亿。除廖荣纳之外,今年以来,曾放言收购悍马的四川腾中重工老板李炎、青岛君利豪集团老板王莉、福建天成集团董事长黄水木等企业大亨纷纷失联,无一例外与向民间高息融资有关。

刘俏认为,当前银行紧缩银根,是国家实现宏观调控、调整产业结构的方式。而国有企业有可以充分利用的行政资源,一些大型的民营企业有着良好的政商关系,而民营中小企业是实体经济脆弱的的板块,因此受影响最大,一些中小企业不得不向民间高息借款渡过难关,一些无法维持下去的企业只能跑路。

造成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原因主要是融资渠道窄、信息不对称。刘俏说,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在中国尤为突出。据统计中国中小企业有近5000万家,而超过90%的中小企业无法在银行融资,金融业的覆盖面太窄,中小企业只能寻找小贷公司、影子银行等融资途径。

业内人士认为,应加大力度清理整顿银行业不合理收费,督促取消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进一步缩短贷款发放、展期、续贷等审批流程,增加中小企业贷款规模,清理不必要的资金过桥环节。(李斌、钟泉盛)

相关报道:

国务院常务会议今年8提融资问题释放什么信号?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1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

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国务院常务会议已经8次提及融资问题:

3月25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会议提出,依靠改革创新,坚持市场化和法治化方向,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既有利于拓宽企业和居民投融资渠道、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也对优化融资结构、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防范金融风险具有重要意义。

5月2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成倍扩大中央财政新兴产业创投引导资金规模,加快设立国家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完善市场化运行长效机制,实现引导资金有效回收和滚动使用,破解创新型中小企业融资难题。

7月2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促进脱实向虚的信贷资金归位,更多投向实体经济,有效降低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7月1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加快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和三农有关政策落实,在缓解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上尽快见到实效。

7月23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并确定了10条措施,包括继续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信贷总量合理增长,着力调整结构,优化信贷投向;抑制金融机构筹资成本的不合理上升,遏制变相高息揽储,维护良好的金融市场秩序;缩短企业融资链条,清理不必要的环节,整治层层加价行为;清理整顿不合理收费,对直接与贷款挂钩、没有实质服务内容的收费,一律取消等。

9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扶持小微企业发展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会议指出,加大融资支持。采取业务补助、增量业务奖励等措施,引导担保、金融和外贸综合服务等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服务。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单列小微企业信贷计划,鼓励大银行设立服务小微企业专营机构。推动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取得实质性进展。

10月2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会议指出,创新投融资机制,在更多领域向社会投资特别是民间资本敞开大门,与其他简政放权措施形成组合拳,以改革举措打破不合理的垄断和市场壁垒,营造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的投资环境,使投资者在平等竞争中获取合理收益,有利于更大激发市场主体活力和发展潜力,改善当前投资动力不足的状况,稳定有效投资,增加公共产品供给,促进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

11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会议指出,必须坚持改革创新,完善差异化信贷政策,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进一步有针对性地缓解融资成本高问题,以促进创新创业、带动群众收入提高。

国务院常务会议如此密集提及融资问题的背后,究竟释放了什么信号?

当前中小企业发展遭遇挑战,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突出,而前述问题已经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因此国家高度重视企业融资问题,激发实体经济活力。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刘俏分析说。

刘俏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为7.4%,要完成全年经济目标有一定的难度;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连续32个月同比下降,反映出企业投资信心信不足;当前地方政府由于地方债的问题,在财政支出方面也没有太大的空间。因此要通过缓解融资贵、融资难问题,为中小企业发展提供更大的空间。

在11月19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后,央行宣布从11月22日起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和存款基准利率。

刘俏认为,降低利率,房地产行业会是明显受益行业,房企融资成本降低,居民购房利率降低有利于刺激购房意愿,在这过程中应防止房价调控出现反复。除此之外,降息对A股市场是利好消息,对地方政府通过发债方式融资也带来一定的便利,同时对实体经济向好有一定的帮助。

中小企业本来就难以从常规渠道融资,虽然国家下大力气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但效果很有限,难以传导到中小企业。刘俏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问题是个全球性问题,在中国尤为突出,银行更多的偏爱大型企业,然而我国许多大型企业都存在产能过剩问题,企业投资意愿不足,而中小企业有较强烈的投资意愿却难以融资。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刘俏认为应当进一步强化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如推进利率市场化、降低金融行业准入门槛、鼓励更多金融业态等。(李斌、钟泉盛)

现实
潮流饰家
中医诊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